欢迎访问:久久99re热在线播放-久久6热视频在线观看-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浪荡岁月】作者:不详

              我的浪荡岁月


字数:11503字

  我生长的地方是一个小但是非常有名的城市,名字我就不说了,我给我朋看到我这篇文章的时候知道我过去的事情,取笑我就不好了。

  其实我属于那种比较晚熟的男孩子,因为在班里读书比较厉害,人长得也是白白净净的所以小学6年级就有女孩子给我写信了,看到这里肯定有人会说那算什么啊,我读6年级的时候是87年,那个时候可没那么开放。

  所以信里边也没那种肉麻的话,也就是交交朋友之类。接到这种信我感到就是莫名其妙,估计是还是男孩子没女孩子那么早熟的缘故,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看完就丢到垃圾筒去了。

  初中一年级居然有个写信给我的女孩子跟我考上同一所初中,就分在我隔壁班,我在自己班当班长,而她是隔壁班的班长——李红。

  李红属于那种早熟的品种,记得我朋友对她的评价说她应该是个早熟早烂的苹果,事实果真给我朋友说中了,6年前李红带团来我们城市我和她见了一面,人老得象30岁的乡村妇女。

  初一上个学期在平平淡淡中度过,下个学期开始参加体育活动,和同班同学打篮球了,这个时候自己的体形开始变化,居然有喉结了,讲话也象只老鸭子粗声粗气。这倒也没什么,直到一个月后给小龟头把我的生活给搞乱了。

  小龟头原名叫刘小雄,比我大了3岁,小学6年级就开始对女同桌动手动脚的,后来居然在学校旁边的河边让一个女同学用手摸他的鸡鸡,给班主任发现后告诉他老爸,挨了一顿毒打,小龟头的名字也就这样叫开了。

  这家伙读到初3后怎么都读不下去了,说要出去闯江湖,那时候电视在播放「霍元甲」,可能看电视看傻了。

  出去也好,初中3年他们班的女同学可受了不少骚扰,如吞了蚊子一般,之所以这么说是以为小龟头的长相不感恭维,被骚扰的女生自然感觉也好不到哪儿去。

  一年后小龟头冲外地回来,我的生活也给打乱了,这家伙不知道从哪搞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以为是第一次接触到那种和性有关的东西所以我还记得他给我看的是一套叫做「小鱼吃大鱼」的书,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那种挑逗的字眼,反正看完后发现自己的小鸡鸡有些通明液体出来,而且可以牵丝的,自己的鸡鸡有尿尿的冲动。

  小龟头还带了些彩色照片,那东西我非常不喜欢,全是一些男人脱得光光,把自己老二弄成充血状。威猛十足的东西,反正我是没兴趣,听他说是卖给高年级女学生的,而且还不少人买!我靠佩服!

  记忆最深的还是3天后我把书还给小龟头。给他后他神秘的从席子下拿出一个备课本,裂开大嘴一笑:「好东西哦。」

  我翻开第一页,只见上边用钢笔写「少女之心」,作者安娜。如果是我们那个年代出生的人,我相信对这本所谓的书一定深有体会吧?

  反正我拿回家偷偷看到2点,看完后难以入眠,天亮后睡着了,梦里边也梦到那个所谓表妹的主人公,不过里边的男主角不是她表哥而是我,感觉真好,醒了后发现自己内酷湿了一半——我第一次梦遗了!

  接受了这次性启蒙后我开始对女性有所注意,对隔壁班的李红的接触也不反感了,仔细看看她还真不错,小脸蛋长的很可爱。

  有人说二十岁的男人选女人看脸,三十男人喜欢看胸部,四十喜欢看屁股。
  那个时候我是看脸的,李红脸蛋在她们班应该是最好的。

  初一下个学期我们班有一个女同学喜欢,写信给我说要做我妹妹,那个时候所谓的哥哥妹妹其实就是男女朋友,我对她不是很敢兴趣,虽然我当时我经过了一些书籍的洗礼,嘿嘿。

  其实真正拒绝她是在一次劳动课以后,我们给学校的菜园除草,她低头挖地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胸,那绝对不是女人的胸,没任何凹凸,乳头比黄豆还小。
  这哪更哪嘛,和安娜笔中的表妹比较这叫女人吗?!劳动课后我就对她说,做为学生就应该学习,其他都是次要的。

  这女同学听完之后吸了吸鼻涕走了。

  三年后高一放暑假,从学校回来看到她在街上晃荡,那胸居然变成女人的胸了,真是波涛汹涌啊。

  和李红的接触慢慢多了,多数是她借口学习上来找我的,令我感动的是她不知道从谁那得知我的生日,在我生日那天给我带了4个大大的鸡蛋,用条好看的手绢包着,里边还有几朵月季的花瓣。

  蛋我吃了,蛋黄还没熟,我猜怕她的家里人知道。手绢我放我家的箱子最底层,但是有一次我回家看我爸用那条手绢搽鼻涕,好象是感冒了,我也没敢说什么。

  李红的妈是本校的老师,爸爸是本校的电工。学校有个教英语的女老师回家后就把她学校的宿舍钥匙交给李红,让她帮看家。和李红混熟了后周末她去英语老师那看守房子的时候也叫上我去玩会。

  英语老师那有一台电子琴,我去那李红就给我打上一杯水,然后弹电子琴给我听,那时候没什么流行歌曲,听电子琴感觉挺新鲜。

  有一天刚弹着好听的时候突然就停电了,2个人傻坐了几分钟,电还没来,李红就把电子琴放桌子上了,往回坐的时候因为没电查点摔倒,我怕她摔着下意识伸出了手,居然抓到她的手了,给她坐下来后我也没放开,她也没收回去的意思,这个时候我的胆子就大了,突然就爆住了她。

  如果有电我是不敢的,还是黑暗给我壮了胆,抱住她后我开始亲她的脸,然后亲她的嘴,第一次接吻的感觉真好,她的嘴唇软软的好舒服,反正不懂,乱亲一气,她的牙齿没张开,我们的舌头也没发生纠缠了。

  亲了嘴后我的手开始不老实了,开始摸她的胸,她把我的手拿开,我才不管那么多拿开后又去摸,感觉她的胸鼓鼓的好有弹性。

  到后边我就从下边穿过她的衣服往上摸,这个时候她拼命按住我的手,不让我通过,我的手摸着李红的皮肤滑滑的,停了1分钟我没动,趁她不注意我突然往上,手掌按上了她的乳房,她的奶头居然硬起来了,全身变软。

  双手把我抱住,我也就在她的奶子上摸个不停,嘴巴亲着她小嘴,在以后我的女朋友中,我只碰到过2个的奶子有她那么大,一个手远远盖不住,即使日本A片的AV女郎也好少看见她那种大的奶子,抓着的感觉真爽,小弟弟也硬得不行,直直顶着他,好难过。

  就要我准备下一步的时候,灯亮了……

  电灯突然就亮了,习惯了黑暗的我一下子受不了刺目的灯光,几秒种的适应后我才发觉自己的手还抓着李红的奶子,李红的脸害羞的靠在我胸口上。

  我二话不说一把抱起李红就放在床上,然后又急不可待地掀开她的毛衣,摸了那么久才发现李红里边穿的是白色背心。过了几年后还一直纳闷,她的奶子发育都那么大了怎么还穿着背心,和朋友谈起这事的时候朋友说八几年奶罩在初中女学生里边还不是那么普及,我想了想也就认为朋友说得对了。

  掀开李红的毛衣我就看到她的白背心被两团鼓鼓的东西给挤得不成形状,李红自从给我把毛衣掀开后就不敢再看我,而是双手紧紧的掩着自己的脸,这个姿势更是突出了她胸前的伟大,我也想到老昨天老师教我们的成语——呼之欲出。
  我轻轻的把李红的背心往上掀,一对白花花的大奶子出现在我眼前,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孩子的胸,而且还是如此的近。当时的感觉总的说来是两个字:震撼!想不到女人的奶子是如此漂亮,如此大,如此白!

  她的乳头不大,粉红色的,乳晕也是粉红的一圈。在以后交往的女性中,比李红奶子大的好象没有了,我不知道她的奶子到底是怎么长的,而且还只是个初一的女学生。我没有太多的词汇来形容她的乳房,如果大家看过《新金瓶梅》的话,应该对里边潘金莲的扮演者杨思敏不会忘记,她白嫩肥大的奶子和李红一样让我历历在目,唯一有区别的是李红的奶子还要大少许。

  当时的情况真的很难忘记,特别是几年后我看到《阳光灿烂的日子》中夏雨强奸宁静的时候,夏雨撕开宁静的衣服,白背心弹出的一对大奶巍巍颤抖,心跳不已啊,不过有所区别的就是我是读书人啊,读书人一般不搞强奸游戏的!
  看着一对肥白的大奶我确实不知道从哪下手,慌乱中我双手抓住李红的奶子不停抚摩,时不时捏捏小巧的奶头,奶头已经有一定的硬度了。在揣摸了几分钟后,看到草莓般的奶头,我下意识的张嘴去吸,对于这个动作我认为是男人的本性,只要是让人有食欲的东西,大家就会有想吃的冲动,所以对自己要去吸李红的奶头这个行为我也没有感到惊讶。

  吸着吸着李红居然呼吸急促起来,时不时「嗯,嗯」的呻吟。双手捂脸改为抱住我的头,情急的时候还用力把我的头往下压。

  我也是欲火大涨,右手往下找她的裤头,我靠!居然给皮带捆住了,我把左手也腾出来解皮带的时候李红就死死抓住自己的皮带,死不让解。到后来我也累了,也没强求,李红慢慢把自己的背心和毛衣拉到腰间,红着脸对我说道:「东东,看不出来你是个大坏蛋呀!」

  「呵呵!」我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只笑笑。学校就寝的钟敲响了,她把我慢慢推出门外,亲了我一口,就笑嘻嘻地把门给关上了。

  回寝室的路上,我发觉自己的鸡鸡凉飕飕的,估计出了不少的液体。反正那天晚上又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脑中浮现的老是李红那对肥大白嫩的大奶,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梦遗了。

  李红的奶子到底有多大,我也讲不出来,因为我对什么A、B、C、D那种尺寸没有概念,只知道和某某女优差不多之类的对比。此后也没有机会再重新温习我的「抓奶龙爪手」,原因是快期末考试了,英语老师给学生抓紧时间复习,不再回家住,李红也不用帮老师守屋子,我们自然也没机会了。

  考试的原因没有机会和李红在一起就算了,但此后的发展却让我接受不了。
  考试完以后放寒假,寒假中过年对我们这些半大的孩子来说应该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情,吃好玩好,又有压岁钱,真是爽事,现在长大了,每年要给家里买年货不说,哥嫂孩子的压岁钱当然也少不了,小孩子是好啊。真不想长大。(有人说不长大就不能搞女人了啊,大的不搞搞小的啊,小时候和同龄人扮家家酒的时候就搞了不少啊,那是幼交,具体就不说了啊,斑竹老大会砍我的,嘿嘿)
  虽然说是过年放寒假了,但是我好想念李红,想得最多的还是那对大奶子,所以开学前一天我就迫不及待跑到学校去注册了。注册后让我急于见到的李红却如同消失了一样,再也看不到。直到几天后我才收到她的来信,信上说她爸妈把她转到另一所学校读书去了,原因是我现在所在的学校的升学率不高,还有想我之类的话语,看到这封信后我知道我的李红走了,别了,我的大奶红!

  初二以后的学习生活就过于平淡了,我的学习还过得去,就是英语不及格,到初三上学期来了个20多岁的漂亮英语老师教我们班,姓龙,身材苗条,面孔长得象明星,不知什么原因,我突然就对英语感兴趣了,期中考试居然及格了,中考居然考了95分,总分超过重点高中分数线三分。

  人生中往往有一些小小事情会改变自己的命运,要是那女老师不来,我在那种二流初中是考不上重点中学的。当然,还有我觉得学什么都不难,关键是你有不有兴趣,兴趣来了学东西也就容易了,不知道大家对我的看法有没有同感。
  睡梦中有我的大奶红出现外也有龙老师的裸体,不管李红还是龙老师,结果都是一样的——早上洗内裤!

  和李红分开的日子里,一个学期都有好几封信,两个人之间相互倾诉想念之情。而我总想找点事情来做做,来转移一下我的精力,祸不单行的是,在初二下学期小龟头因为撬门偷了别人大量钱财而锒铛入狱,小龟头一进牢房,我的精神粮食也断了。

  对小龟头这个人,应该说牢房就是他的家。前几年出来后,又因为拐卖本地的妇女去河北贩卖而被判了十多年,前几天听朋友说还有一年多就可以出来了。
  30多岁的人,居然有大半的时间在牢房里边度过。要是普通人就算了,但是对于一个小学就开始让女同学弄老二的人来说,牢房里边的日子我想一定不好过,如果里边可以上网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告诉他一个网站,那就是oursm。com,有了这个网站手淫到天亮都没问题啊。

  中考后我准备去高中好好风光一下,但是父母的想法却又大出我意料之外。
  我考上的是本市一所有名的重点高中,之所以有名,升学率还真高,但同时这个高中也有不少混混,打架的事情常有发生,还时不时有人给刀捅出肠子之类的事。

  对于我善良的父母,特别是我那父亲,街对面打架都会把我拉回家的人,他当然对这所学校有好大的担心,于是我父母商量后郑重地对我说:「东东,你去县城读高中吧!」

  父母的想法当然是好的,但是我的浪荡生涯也正式开始了……

  从城市来到县城,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多少有点不适应,好在都是点年轻人,是容易打成一片的年龄,所以开学不多久大家也就混熟了。

  我进的学校是我妈托关系弄进来的,因为是县里唯一的重点中学,能进来读书的要么读书非常不错,从乡镇直接考入的,要么就是托关系找熟人,有点势力或是有钱人家走后门进来的。我妈的同学的老公是这学校的校长,我进这学校读书也就不算太困难。

  因为有些是有钱人家的儿女,所以看起来有些人的穿戴比城市里的差不了多少,稍有姿色的人也大有人在,入学的那天学校有2千多人,看得我眼花缭乱,原先不能在城里读书的郁闷也一扫而空。

  第2天我依照老师的交代找找了我们924班的教室,和多个教室连在一起组成一派平房,进去的时候吓我一大跳,黑牙牙的一片,足有百来号人。

  我是第一次看到一个班就那么多人的,后来听说同年级4个班其他班是50多人一班,因为我们的教室大,就安排多点在我们班。

  人多就是好啊,我们班足球队都3个,再上女子足球队一个,一个班有4个足球队,令人失望的是我连3队都进不了,原因是我初中没接触过足球。在这种足球气氛下我也开始喜欢足球,并且跟着他们慢慢学踢足球了。

  也许是是对足球有兴趣,再加上我身体条件不错,2个月后我进了3队,在3队呆了一个月就进了1队。

  高一的时候我的百米跑是12秒,班里50多号男的没有比我更快的了,速度快这倒没什么,但我的耐力在全班也是第1,3000米考试我能把第2名的拉开整整一圈。

  也就是说我跑完3000米,其他最厉害的还在2600米的地方,跑完后脸不红心还是有点跳的,哈哈,不过比起那些跑完后躺在地上脸色苍白象死了的家伙来说我应该比较厉害的了。

  就凭这2点,我开始在班里1队开始打上主力,对于刚接触足球不久的我来说虽然脚法粗糙点,但是用不完的体力和飞快的速度一场球也到是能进上1——2个球。

  班里的体育氛围在全班非常强烈,我们比赛的时候不少女孩子在场外围观,当我进球的那一刹啦能听到无数女孩子的尖叫声。因为体育方面的出色表现我在班里成了个不大不小的名人。

  92年的这一年,对我来说绝对难忘。改革开放了,经济搞活,其他形形色色的东西也跟着出来了。一些打着卧龙生,金庸(或者把名字改成金康来混淆读者)名字的人冒名写一些黄书,这些黄书充斥了大街小巷,也毒害了我这种优秀的少年(自我夸奖一下,嘿嘿)。

  我相信生于70年代的人对这些黄书的出现都还记忆吧?书名虽然以武侠小说名字,或者里边的类容也是武侠的,但是里边的性描写也让我看得弟弟充血不已!书中作爱的描写一个段落经常是10几页连着的,看得我们大呼过瘾。
  92年出来的这些小说对现在网路上一写武侠黄色小说应该不少影响,我看了一些居然和这些小说好些地方相似,当然,我也不是说他们在抄袭。

  话说到这,我把我痛恨的人说出一种来,就是看书爱撕书的人!因为92年从书店租书回来准备打开手电好好享受的时候,经常看到一看书中描写性爱场景的地方就缺省无数页,被撕的痕迹明显可见。

  我这个时候的非常气愤的,恨不得马上起来拿手电筒出去找到这个小子把他妈给奸淫一番,以发泄我给书中勾起淫欲。

  当然话是这么说,我们这种有光明前途的少年是不会冲动的。不过我以后没次去书店租书的时候都交代书店老板要小心检查归还的书,别给人撕了。

  老板几次望我离开的背影说:「真是爱惜书籍的好同志啊。」

  我上边说黄色小说充斥大街小巷是有道理的,记得我有天我去食堂打饭,有个学生对食堂大娘说菜少了,要求再加点点,食堂大娘用菜勺指着对那学生说:「你真饿,象卧龙生一样饿!」(我们这饿读wo)连食堂大娘对卧龙生熟了,可见谈论黄书的人不少啊。

  之所以难忘92年还有个原因是三级片开始在这个县城的录象室偷偷播放。
  我也开始由文字性描写转向视觉性表演,虽然是三级片,但对于刚接触到这种东东的我是不同寻常啊,漂亮的乳房时常在眼前晃动,欲死欲活的叫声也让人遐想联翩。

  92年的夏天我也开始质的飞跃,由梦遗转换成手淫,哦我的浪荡岁月!
  最近有不明生物飞过!……「啪」一下,打下来!

  其实在我手淫之前我不知道什么叫手淫,看到了三级片和冒名老卧写的黄书让我觉得心中老有一团挥散不的火,那个时候也更本不知道叫鸡啊,连有鸡这种职业也都是不知道的,可见前人说的「人之初性本善」应该是正确的。

  自己手淫应该是不经意的,或者来说是一种本能。

  周末休息,又一次从书店借来一套老卧的「好书」,躺在床上慢慢欣赏。看到高潮部分(当然是鬼打架的高潮部分啦)弟弟充血不已,涨的难受。

  看着看着,自己的手一边翻书一边就轻轻抚摸自己的小弟,小弟弟在手的抚摸下开始就觉得舒服,开始减缓心中的压力,原来这种情况我也有过,边看书边摸自己小弟,看完书也就玩事了,没再继续下去。

  可今天不同了,我抚摸小弟的时候把自己的手做成桶状上下套动,那种舒服的感觉是我原先从来没有体会到的。

  这个时候我已经把书丢到一边了,边回想书中的撩人的情节别用手套动自己的鸡吧,突然间我觉得好想尿尿,脑子里边一片空白,小腹憋着一团火,心跳加速,再过去几秒钟我的鸡吧喷出一股白色的液体,如同稠稠的牛奶,我感觉在云端飘荡。

  我真的想不到套动小弟会有这种结果,这之前我没听别人说过手淫是怎么样的,也没在书上看到过对男人手淫的描写,我还是那句话,我的手淫来自不经意间,或许那就是一种本能。

  自从有了第一次手淫,后来基本上一天一次(那种感觉非常爽,我后来也诧异自己天天手淫身体也受得了,估计是年轻身体好的缘故)。

  对女性的向往也开始变得着迷了,上课的时候时不时拿着书本挡着脸,而眼睛不停的扫描女同学的胸部。

  有的时候自己在想,如果把套动的鸡吧的手变成女人的阴道该多好啊。
  一个月后,自己的幻想差点成为现实。

  上篇告诉大家我已经进了足球一队了,在球队和大家的关系还比较好,总的说来我的性格是外向的,外向的人容易交到朋友。(而且,我个人认为,踢足球的人性格一般比较开朗,不知大家同意我的说法没有,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至少大部分踢球的人是这样的)在一队中呆了个把月,我开始和队中的几个变得比较要好了。

  这几个人基本上是由本校初中直接升上高中的。陈海,本县公安局局长的儿子,年纪不大居然留了一撮胡子,让人觉得少年老成,绰号陈伯子(直到现在我也不懂伯子在当地的意思代表什么,在这说明一声,这些人的名字大多数不是真名,但这些人物确确实实是真的,也确确实实是存在的)。

  纪晓虎,老爸是镇上一个派出所的所长,绰号寡妇(男的叫寡妇这个我也弄不懂)。再一个就是崔剑,听说老爸是什么纪委的,绰号鸡崽。

  原先听人讲这个学校好多学生都是有点来头的,我到现在相信了,而且知道什么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这几个人在班上够嚣张的,班里边不少人挺害怕他们的,不过对我还好,伯子的生日也叫上了我,所以我参加了高中以来的第一次聚会。

  我们的学校在县公园旁边,学校的后门是直接通往公园的假山处,我们学校的学生不用经过公园大门口而可以进入公园,学校有段时间风传好几个女学生去县医院打胎,我想跟这公园应该有莫大的干系。依山傍水,该黑暗的地方绝不光亮,多好的打炮胜地啊。

  伯子的生日聚会在公园山腰的一个的亭子中,我跟他们到那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人在那了。

  伯子给我一一介绍了,几个男的是同年级其他班的,有一个我非得给大家说说不可,923班的秦山,带着一副眼镜,长得很象张雨生,个子不高,绰号矮B,之所以介绍他,除了这家伙的老爸是管财政的副镇长外(不是县里边的副县长啊),还是个脑袋瓜好使的家伙,和上边提到的鸡崽一样,有点象军师。
  同来的还有5个女的,有一个是伯子的女朋友,长的非常漂亮,叫张文琪,非得提一下的是这个张文琪人长得漂亮,但涉世未深,有些做法就象小孩一样,经常让人受不了,更有时候让人遐想联翩,比如有人开她玩笑,女同学捏她一下耳朵,她会夸张的喊「呀,哎呀」叫声,就象我几年后看到日本AV女郎在A片中给强暴说「呀马呆,呀马呆(不要啊)」那种叫声是一样的,让人鸡吧勃起,更是让我这个看过三级片的男人受不了,这和叫床没二样嘛。

  听到她的喊声,我常想如果和张文琪作爱她的叫床声一定非常美妙。

  和张文琪一起来的有她的2个同年级女同学,后来文理分课的时候分到我们一一个班了,以后再慢慢介绍她们。

  剩下的2个女生是初3的,伯子认的干妹妹,其中一个长得比较平凡,叫张萍,人和名字一样平凡,另一个脸上一对酒窝,笑起来非常可爱,脸圆圆的,皮肤非常不错。伯子介绍她的是时候她不让说名字,让大家叫她鸡蛋妹就好了,呵呵,名字也挺可爱哦。

  生日聚会玩得挺开心的,大家一起喝酒,鸡蛋妹酒量还不错,找这个拼酒找那个拼酒的。因为不是很熟的缘故,在一个有陌生人在场我通常比较沉默,比较少说话,所以给人的感觉比较老实文静。

  鸡蛋妹和人喝酒的时候时不时看上我几眼。看样子想找我麻烦了!就在鸡蛋妹拿着酒向我走来的时候,一个人急匆匆的从山下跑入亭子中,然后对伯子一阵耳语,伯子的脸色慢慢变化起来。

  上面说到军师,其实在伯子那一群人中有一个团伙,当然不是黑社会,基本上是县里边和镇上一些有点权势和金钱的人的儿子组成,在学校里边比较嚣张,对看不惯的人就修理一顿,不少人怕他们不敢惹,而伯子他们也得罪了不少人,今天听伯子在公园搞生日聚会,就纠集了一些人来找伯子他们的麻烦。刚才来的是跟伯子关系较好的人来给他报信。

  伯子是这群人的老大,因为出来没带家伙,伯子皱着眉头叫我先带5个女的先从小路回学校,他带其他男的先去看,实在打不过就跑。可能是认为我对对方的那队人不熟,带女眷先走的任务就落在我的肩上了。

  张文琪领着女生在前边,我在最后边,在我前边是鸡蛋妹,虽然灯光比较微弱,但我还是可以看到鸡蛋妹结实的臀部在跑动中微微颤动,我也奇怪在这紧张的时候还有心思欣赏女人的臀部。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鸡蛋妹突然踢到一个小石头,身体失去重心,往前跌倒去,我眼疾手快,一步抢过去,双手抱住了她不好!

  这时候我觉得双手好软和,2个手掌抓到2个鼓鼓的东西,我下意识放开,这个时候鸡蛋妹也站稳了,红着脸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就追前边的人去了。我也慢跑过去。

  学校很快就到了,女同学各自回各自的宿舍了。因为他们几个都是外宿的,我等不到他们的消息我也回宿舍睡觉了。

  估计是紧张过后,很快就睡着了,睡梦中好象时时抓住2个软绵绵的东西,早上起床,我发现的内裤前端有一些痕迹,而且黄色斑状的东西结成了硬块,经验告诉我,我又遗精了。

  上课的时候伯子告诉我没和那群人碰上。中午快下课的时候那个平凡名字平凡人张萍给我带来一封信,是鸡蛋妹写给我的,信中明确说明要做我的女朋友,并要求晚上给她答复。

  这个女孩子真是比城里的还大胆啊。午饭后我回宿舍午休,久久不能入眠,盯着外边绞尽脑汁想钻进蚊帐喝我血的蚊子,我也不停的想,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

  接到鸡蛋妹给我写来的「情书」后中午的午睡我一直没睡好,许久后刚有一点睡意就听到起床铃声。下午上课的时候老出神,老师提问我都没反应过来,就「啊?」了一声,班里的同学哄堂大笑,自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下课后陈伯子、寡妇还有鸡崽看我有心事就问我怎么了,大家玩得那么好我也就告诉他们鸡蛋妹给我写情书的事情,这些家伙一听都兴奋起来了,「上啊,上啊!」看样子他们是惟恐天下不乱啊。

  其实我自己也不是不想,只不过稍微有点顾虑。一是对李红还没忘记,心里时不时想着她,其二是想考个重点大学,不想让感情的事影响我。后者是比较让我放心不下的,既然父母靠关系才让我来到这个学校读书,不好好用功怎么对得起他们啊。

  当陈伯子他们听我说怕耽搁学习,就对我说在一起开开心就好了不用谈什么感情的啊。(靠,好象在嫖妓一样啊,这种事情没感情还有什么意思啊,亏鸡蛋妹还是他的干妹妹,摊上这种哥哥真是#¥%%…………)

  算了,还自己拿定主意吧,学业要紧啊,给她说清楚就好了。没理那些还准备找点理由让我「上」鸡蛋妹的家伙,我就进教室上课去了。

  下午去食堂打了饭放宿舍没吃就跑到球场踢了一个小时的球,发泄掉一些过剩的精力。洗澡吃饭,再看看表,和鸡蛋妹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就匆匆往学校旁边的公园赶去。

  赶到约定的地点鸡蛋妹已经在那了,穿着白色的T恤,一对馒头若隐若现,牛仔裤把那有弹性的小屁股紧紧的包住,看到这里不由得吞了下口水。(日啊,来拒绝人家的怎么又起色心了呢?)

  见我来了,鸡蛋妹那圆圆的脸露出了开爱的笑容。「咳…」我清了清嗓子,开门见山的表明了我为了学习不能谈恋爱的观点。一听到我这么说她的眼睛就开始发红,再接着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再接着泪珠就出来了。这女孩还真容易哭啊!

  一看女孩子哭我就乱了套,我是最见不得女人哭。后来的生活中我也是因为女人的泪水而做了好多不愿做的事。到现在我发觉我是做不了共产党员的,要有一天我为了革命事业被捕,敌方找个女特务在我面前哭上一轮,我想我什么都会招的,唉,心太软。

  扯远了!话说我见鸡蛋妹一哭就开始手忙脚乱,我给她说可以做我妹妹啊,给拒绝了,说哥哥够多了的。我下意识的看了周围,还好天开始变黑了,这个地方也偏僻,只不过远处有一对情侣抱在一起,我的眼睛不知道是看色书看多了还是怎么回事,慢慢有点近视了。远处的情侣看我看着他们,居然就抱一起亲起来了,靠!示威啊?!

  「那…我们暂时做着男女朋友吧。」看她脸上的泪水还有大肆蔓延的趋势我只好妥协了。我话刚讲完,挂着泪珠的脸就开始笑了(翻脸比翻书快的女人)。
  鸡蛋妹把脸上的泪水胡乱一搽,双手就抱着我胳膊了,一副女朋友的样子。
  她进入角色还真快啊。

  「我们换个地方吧,东东,有人监视我们。」鸡蛋妹悄悄在我耳边说。谁胆子那么大呢?!

  我和鸡蛋妹往别处走的时候经过那对情侣的身边,那两个家伙赶紧又亲起来了,我仔细一看,原来是鸡崽和矮B,这两个家伙一高一矮还真有点象。鸡崽以为我还没发现他们,抱着矮B的头故做接吻状,虽然没有接触到嘴唇,那样子还真逼真啊,要不是给鸡蛋妹发现,我这个近视眼还真不知道呢。

  趁他们不注意我和鸡蛋妹跑到个偏僻的地方,几分钟也没见他们找来,估计是找不到了。

  「你知道他们刚才在干什么吗?」

  「不知道啊。」见鸡蛋妹问我,我当然装傻了。

  「他们在接吻啊,你懂不懂?」

  「我不懂哦。」能装就装,嘿嘿。当然不能告诉她我懂啊。

  「不懂我教你呀,东东。」话刚说完她的小嘴就吻住我的嘴巴了。我靠,辣妹就是辣妹。

  柔软的小嘴刚贴上我的嘴,一条小舌头就伸进来了,四处撩动。见她那么放得开,我也毫不客气了,一只手抓向她的奶子,虽然隔着乳罩和体恤,抓起来还是那么舒服,弹性十足。

  外边摸着不过瘾,我的手就伸进她的体恤,穿过乳罩一把握着她的奶子。抓住她的奶子的一瞬间,鸡蛋妹全身就发软了,要不是我另一只手紧紧抱着她就要掉地上了。

  她的小嘴的吸力更加强烈,双手在我背上抚摩。看到她动情的样子,我估计她的奶子是她其中的一个兴奋点,我的嘴离开她的小嘴,低头去啄她的乳头,果然,她更加兴奋了,双手紧紧抱着我,满脸潮红,双目紧闭。当我用舌头在她乳头上撩动,并时不时用力吸上一口,她居然忍不住哼出声了。一只小手居然不老实,摸向了我的鸡吧。

  小弟弟已经硬得不行了,当鸡蛋妹抓住我的鸡吧的时候我才感觉有一点点缓解。我继续吸着她的奶头,鸡蛋妹已经忍不住了,小手把我的裤子拉链拉开,把我的内裤放低,我的鸡吧就弹了出来。

  「好大啊!」鸡蛋妹爱不释手的抓住了,并不停的套动,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女人摸弟弟的感觉和自己打飞机还真不一样啊,一个字爽,二个字好爽,三……
  今天的足球看样子没消耗掉我多少精力,鸡蛋妹的小手摸得我兴奋不已。我对着她的小嘴亲了一口,下意识按了按她的头,想让她给我吹吹。鸡蛋妹见我按她的头,乖巧的蹲了下来,张口就含住了我的龟头。哦……还是想说爽。

  鸡蛋妹的小嘴含住我的龟头,还用舌头舔我的马眼,一阵酥麻的感觉从龟头上传来。柔软的嘴唇套住了我的鸡吧,上下移动,这种感觉是我的手是永远带不来的。

  我受不了啦,拉起鸡蛋妹就急不可待的去解她的牛仔裤的扣子,刚把扣子解开,远处就传来一阵话语:「他们两个到底跑哪去了呢?」仔细一听象是矮B的声音,吓得我把鸡蛋妹的扣子赶快给系上了,鸡蛋妹给我做了个鬼脸。

  这两个王八蛋,破坏我的好事,我不会饶了你们的!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